67018888.com

《红楼梦》中风流冤孽: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发布日期:2019-10-17 13:38   来源:未知   阅读:

  【作者简介】吴明慧,笔名:北南,生活在江南的北方人,中学历史教师,业余酷爱读书写作,在新浪博客上写作十一年,散文随笔偶见报端。

  《红楼梦》书中第一回的癞僧跛道携了扇坠大小的假宝玉真顽石去警幻仙子处挂号,同时还有一干风流孽鬼下世造历幻缘。其中,除了绛珠仙草追随神瑛侍者以眼泪偿还灌溉之恩下世为人,还有几桩风流冤孽,“已有一半落尘,然犹未全集”;其情痴色鬼、贤愚不肖不同于一般的偷香窃玉暗约私奔的风月故事。

  僧道意欲同去下世度脱几个,做成一场功德。所谓度脱,即是帮助痴男怨女从孽海情天中解脱出来,可是“风月债难偿”,这场度脱的功德只凭癞僧跛道之力实难成全,于是,《红楼梦》中的风流冤孽到头来就成了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了。

  癞僧看见英莲的第一眼便大哭起来,称士隐怀中粉妆玉琢的女儿“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士隐虽有宿慧,却怎舍将乖女拱手送与僧道。

  接下来发生的一连串不幸:先失女,再失火,再加上风俗浇薄投人不着,很快就应验了僧人的话。英莲的背运是甄家的小荣枯的开端,然而英莲的命运仍旧载沉载浮。

  拐子一女卖二主,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自以为罪孽可满从此得所,谁知夜长梦多好事多磨!说好三日过门,欲将她明媒正娶,一段好姻缘却经不起耽搁竟造成了情痴冤鬼。

  在这一起风流冤孽的背后,让人喟叹不已的倒不是这一双薄命儿女,而是有恩不报的俗儒贾雨村,以及见风使舵曾经是葫芦庙里小沙弥的门子。至此,贾雨村的奸险小人的嘴脸纤毫毕现,更揭露出官场吏治仗势欺人的黑暗。

  而当初的小沙弥与甄家毗邻而居,如今又对英莲被拐事件的来龙去脉了解得一清二楚,他非但不能同贾雨村一起秉持正义救薄命女脱离苦海,反倒为了护住头顶的乌纱帽将英莲朝火坑里推。这就是人情冷暖,世风险恶,贾雨村更是个是非不分的头号小人。可叹当年甄士隐对他的接济照顾了。

  从宁府为贾敬寿辰的家宴上遇到凤姐,起了淫心的贾瑞就走在一条不归路上了:死了也愿意,这是自幼缺少父母关爱由祖父母带大的青年的由色生情、由情转痴之大不幸。凤姐手段的毒辣他不是没有领教过,第一次约会放他鸽子,使得他一夜几乎不曾冻死;第二次设局抓他个调戏现形,写了赌债欠契不算,又一桶粪尿兜头淋下,惨则惨矣,却是令他迷途知返痴心悔改。

  谁知,情种情痴往前多走一步就成了风流色鬼了。即便知道是凤姐耍他,却又着实无法忘怀凤姐。相思病缠身,年轻不懂保养,即便是昂贵的独参汤也无济于事。

  跛足道人带了警幻仙子所制的“风月宝鉴”来度他,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所谓的邪思妄动,在贾瑞这里,就是对不切实际没有可能的爱情的幻想——他爱上了一个不能爱的人,这就是邪思,他受了警戒仍不醒转还越陷越深,这就是妄动。

  道士叮嘱: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它的背面。正面是娇滴滴的凤姐,背面则是一个骷髅。凤姐好看却是一个假象的诱惑,骷髅惊悚却是一个实在的警醒;正眼的繁华和冷眼的枯槁正是镜子的一体两面。

  然而只有“聪明杰俊,风雅王孙”能通过宝鉴得救,贾瑞到底还是没有慧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成了让人耻笑的风流孽鬼。

  可是,在封建社会的爱情观之中,最忌讳的,就是女追男。俗语道:男追女,隔层纸;女追男,隔座山。想当初娇杏只是多看了贾雨村一眼,就被贾雨村想象成对他有意,后来轻轻松松地就将她娶进门,男人负责主动,姚记高手论坛。不管女人是否心动,这事就算成了。

  而在尤三姐这里,这座山除了女子主动“女家反赶着男家”之外,更多了一层陡峭之势——宁府只有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这句话立马让人联想到宝玉歇中觉的时候,秦可卿吩咐丫鬟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的话。尤三姐因为住在“造祸开端实在宁”的东府,就被冷二郎无情地拉黑了。

  柳郎君在意的是,他所爱的女子在遇到他之前必须有一个清白的过去,他不要戴帽子做王八。就算已经于途中匆忙之际考虑不周解囊出剑作为定情物,他仍不顾三姐的难得标致、古今绝色,毅然决然毁约退婚。

  三姐性格刚烈,当初既然已放荡无耻,虽说改过自新,但有貌无品的污点成为她无法抹去的黑历史。事已至此,香港最快开奖现在直播,唯有以死与过去放浪的自己一刀两断,横财富超级中特网,以死报痴情。来自情天,去由情地,耻情而觉,与君无涉。

  《红楼梦》中人物的爱恨情愁不止上面提到的这三对痴情儿女。还有痴情公子、前世是神瑛侍者的贾宝玉同绛珠草的林黛玉之间的剪不断理还乱,他们正是贾母口中“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欢喜冤家。

  另一位富贵公子贾琏在也多次背着醋瓮凤姐偷情,且不管香的臭的、什么背着抱着都往屋里拉。贾琏在宝玉面前,他只是性欲泛滥,完全没有情的成分。

  这些形形色色的风月故事超出一般通俗小说的情爱色欲,总体上伏笔在古今情不尽,风月债难偿,所以才惹得才子们缠缠绵绵说到今。